•                                                                                                                                                                                                                                                                                                                                                                                           English
  • ——
    醫院新聞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醫院新聞

    沉痛悼念中國顯微外科奠基人朱家愷教授

    發布日期:2021-02-08發布人:guanliyuan


    朱家愷教授

        2月5日下午15時27分,中國共產黨黨員、原中山醫科大學副校長、我國著名顯微外科專家、醫學教育家朱家愷教授,因病于廣州逝世,享年90歲。    

        2月8日,朱家愷教授告別儀式在廣州殯儀館舉行,醫院黨委駱騰書記、謝文副書記,朱家愷教授生前親友、學生、科室同事代表等參加了告別儀式。

        駱騰書記代表醫院對朱家愷教授的逝世表示沉重哀悼,并轉達了中山大學陳春聲書記、羅俊校長、肖海鵬常務副校長/院長的慰問和深切緬懷之情,深深懷念朱家愷教授為醫院、為病人、為醫學事業奉獻的一生。

     

     

    在告別儀式現場,駱騰書記、謝文副書記向朱家愷教授家屬表示慰問

     


    朱家愷教授病重期間,肖海鵬常務副校長/院長到病房看望,并與各學科專家、家屬商討治療方案。

     

        不畏艱難,執著求索——中國顯微外科奠基人朱家愷教授

     

        朱家愷,1931年1月出生,1982年2月加入中國共產黨,1952年7月參加工作。曾經擔任中山醫科大學副校長、中山大學附屬腫瘤醫院院長、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副院長、《中華顯微外科雜志》總編、《中國修復重建外科雜志》副總編、中華醫學會顯微外科學分會主任委員、中國康復醫學會修復重建外科專業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國家科技部、教育部先進科技工作者、廣東省先進工作者、廣東省醫學會突出貢獻專家、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

        朱家愷同志長期工作在醫學和醫學教育戰線,傳承弘揚白求恩精神,為衛生事業和學校發展作出重要貢獻。退休后仍關心國家、學校和醫院發展,孜孜以求,積極作為。

     

     

    1947年朱家愷教授在香港華仁中學高中畢業,同年考入中山大學醫學院

     

        創辦我國首份顯微外科專業雜志

     

        朱家愷教授17歲從香港回廣州,考上了中山大學醫學院,他生前?;氐街猩揭辉?,從醫學生到著名外科專家,每一步都走得踏實,努力奮斗讓他擁有精湛醫術,而真誠又讓他收獲了信任和支持。

     

     

    1950年代朱家愷(左三)、徐錦森(左二)查房檢查病人

     

        1978年,中山一院創辦了顯微外科,開創了我國顯微外科新篇章。創立之初,朱家愷教授動手將兩個普通生物顯微鏡改裝成手術用的顯微鏡,顯微外科使用的醫療器械比較精細,在沒有地方買的情況下,他們多次動手改裝,拿眼科常用的剪子、刀、鑷子,一點點地磨尖磨利,他一邊學,一邊做,有困難就找柯麟院長。

        朱家愷團隊以骨科、顯微外科和手外科研究為主,在斷指再植、周圍神經束間縫合與束間移植、淋巴靜脈吻合治療淋巴水腫和乳糜尿、選擇性脊神經后根切斷術治療痙攣性腦癱、MRI診斷臂叢根性撕脫等方面均走在全國前列。同時,他在周圍神經修復與再生的基礎研究,特別是雪旺細胞的系列研究和組織工程神經的系列研究上處于領先地位,主持人工神經移植物的研制工作。

     

     

    1983年,朱家愷教授與張滌生院士、Buncke教授在美國合影   

     

        他創辦了我國第一份顯微外科專業雜志《中華顯微外科雜志》,該雜志在我國顯微外科領域中傳遞科學信息、介紹科技成果、促進學術交流和推動顯微外科的學科發展等起了重要作用。同時,該雜志也是我國顯微外科事業發展的客觀記錄和歷史里程碑。

     

        治好病人是他最開心的時刻


        從醫70余年,把病人治好就是他最開心的時刻,曾有一名在船上被電纜割斷了腿的海員讓他印象深刻。當時柯麟院長說一定要想辦法,把他的腳治好,朱家愷教授團隊也想竭盡全力。

     

     

    朱家愷在做顯微外科手術

     

        當時病人斷腿的傷口處肌肉已腐爛,他們一點點地清創,然后仔細將斷腿再植,細小的血管、神經一點點吻合、縫合,幾乎“天衣無縫”。后來病人的腳能動了,順利出院了。朱家愷教授團隊把他送到醫院門口,病人與他們告別,朱家愷教授由衷為病人感到開心。

     

        將畢生所學對學生傾囊相授


        朱家愷教授是一代宗師,他將畢生所學對學生傾囊相授,他的學生、現顯微創傷手外科副主任朱慶棠教授認為,朱家愷教授對學生的關心照顧更甚于對自身利益的考慮。

        他對學生好,但是在業務上卻要求非常嚴格,因為朱家愷教授秉持嚴師才能出高徒理念,只要學生做得不對就要及時糾正,不然以后會繼續錯,他認為自己有責任教好學生,讓學生成才。


    1981年10月19-29日在武漢開教材會議時,中山醫教師合照(左起:葉彼得、彭文偉、陳國楨、鄺賀齡、余炳楨、朱家愷、孫家鈞)

     

        朱家愷教授編寫了我國第一份顯微外科本科生教材,在國內率先為本科生開設了顯微外科課程,一生培養了大批碩士、博士、博士后及訪問學者,不少學生也成為科室骨干、碩導、博導。當年,在顯微創傷外科劉小林教授接受碩士研究生面試時,朱家愷教授曾說:“顯微外科的學習是一輩子艱苦路程,你應有決心走下去?!本褪沁@句話開始了劉小林師從泰斗的人生。

        對于年輕醫生,朱家愷教授曾經有著真誠寄語:“但愿后浪推前浪,把上一代未完成的事業,建設得更加輝煌!”

     

        驚聞朱家愷教授逝世的消息后,遠在海外的學生、同事撰文懷念與他共事的往事——

     

        驚悉恩師朱家愷教授于昨天2月5日在廣州不幸仙逝,我內心深感悲痛,遙望著東方的大洋彼岸,深深地鞠躬,向導師道別,寄予哀思!

        往事并不如煙。朱家愷和鄧桂芬教授和我們半個多世紀的亦師亦友,從廣州到海外,對我的教誨和鼓勵都歷歷在目,他的良好醫德、認真做學問的精神和對新科學技術的開拓熱情都是在中山醫里最為出眾的好老師,也是柯麟院長最為看好的接班棟梁之一。

        朱家愷教授是中國顯微外科之父,他的敬業精神是非常突出。數十年前,我還未到海外,文革剛結束。我常到他家求教,詢問醫道的入門,他津津教導:“醫學的學科很多,門派也很多,開始盡可從經典的書讀懂,再廣博地通讀各門派,外科先看德文,內科看英文,再對比來看?!?/span>

        朱教授的蠅頭小字是出名的。他告訴我,每次做完手術,再晚再累,回到家中先花數分鐘在腦海里像電影快速過一遍手術,然后寫在讀書卡上,記下要點和分類,數十年從不間斷,他不止一次在兩個兒子前說,如家里發生大火,首先要搶救的是這箱卡片。如同命根子。               

        我到海外多年,有三四次接待他們夫婦,他們更多是關心學術上的事情,朱教授有兩次凌晨五點起床,我送他去紐約大學醫院看手術的術前準備和手術過程。鄧教授則專門去了解海外對弱智兒童的社會工作和課程。各人做各人的業務安排。然后一起去拜會校友同學。 

        值得一提的是,朱、鄧教授是中山醫最有名的恩愛夫妻。數十年,在中山醫竹絲村,人們總看到他們出雙入對。夜晚牽手從中山醫操場回到竹絲村,清晨又從竹絲村走向學院的紅樓。再后來,這位年近九十歲的退休老校長朱家愷教授在黃昏中推著在輪椅中坐著見人就點頭微笑的鄧桂芬教授。這兩位把一生都奉獻給了中國和中山醫的無私學人,成了竹絲村里一道亮麗的風景線,會受到中山醫人的敬仰和懷念!

        老師,您斯人已去,我們這些弟子也已年過古稀,我們將永遠記住您們的人格美德和永恒的師表!

    學生鄭勛華

    泣叩

      

        驚悉朱家愷醫生不幸辭世,悲痛之極!朱醫生是我最敬愛和尊敬的老師!我與朱醫生相識于我入中山醫不久,鄧桂芬老師之三弟是我初高中早我一屆的學長,但與我很談得來,即使在他分配在執信女中做老師的時候,我們仍有來往。朱醫生在我入學就聽過他的大名,因為他是做了三年住院醫生就晉升到主治醫師的青年才俊。

        后來在1960年我在江門市人民醫院作基層實習時,他從新會縣人民醫院過來江門帶我們實習,我剛好輪到由他帶我實習外科,因此我們有很多接觸,他將在外科的臨床上一些見聞都告訴我,使我眼界也擴闊了不少,我在江門市人民醫院跟隨他進行了一例顱腦外科手術和華枝睪堵塞膽管導致感染的手術,還有胃大部分切除手術……拓展了我的眼界,收獲良多!

        外科總論時我除了跟黃承達醫生為主之外,跟過朱家愷、鄺公道醫生亦做過手術。至1981年,我返學院辦學歷又見到朱醫生,他告訴我他會去海外做訪問學者。我抵美后,與周樹勛醫生過往較密,后來朱醫生也與我們見面,那時鄺公道夫婦也來了海外。在紐約我們有幾次飲茶聚會,那時澳門鏡湖醫院的院長繆鎮潮也和我們一起聚會。朱醫生在紐約待了一段時間后就回國了。不久鄧桂芬老師就來海外。那時我是在費城開店,只是與她通過電話而已。至1985年我返華時又與朱醫生聯絡上,我到過他家拜訪他夫婦,與朱醫生敘舊。

        之后有幾次返校參加校慶活動,與他們還有交談。近十年則少機會見到他,但我的心永遠記牽掛他。聞此噩軞,真是悲痛莫名!

        唯愿朱醫生一路走好!鄧桂芬老師節哀順變,多多保重!     

    六二屆周秉流

    叩拜


        深切緬懷朱家愷教授!

    日本日本乱码伦视频在线观看_日本午夜免费啪视频在线_日本无码av片在线电影网站